如此安详的夜晚

2021/04/04

菲利丝睁着翡绿色的眼睛,漫不经心地扫视着夜幕。眼睛里倒映出的一轮清亮的月盘,此时正停在中天,寥无生机地反射恒星的光。

菲利丝发觉自己已经失眠了大半夜。赏月显然不是一个值得推荐的催眠疗法,但起码使这一夜有事可做。否则,就只好上街游荡——借着月光飘忽不定地逛上一整夜,虽然听起来不失为一种浪漫的消遣,但要是当真出了门,凄神寒骨的气氛很快就能将困意未消的身体逼回温暖的屋舍——月光着实是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

菲利丝恍惚地躺着,心想自己为什么偏使一天的精神尽数挥洒在了入夜之后。她仍有足够的精神来感受被褥的舒适,幻想着清晨刺骨的寒气侵入身体的瞬间——于是更觉就寝的美好。曾经的自己竟然每晚都浪费了这样的美好,一至躺下便匆匆睡去,从来无暇仔细体会高等动物夜间独享的快乐;而今这样的机会却主动委身于她:念此,深感机会难得,又为晨曦竟至而感到惋惜,乃感伤起来。

菲利丝思考着如何更长久地留住这一份宿衾的美好。也许早些入帐是一个令人拍案的妙法——她不免莞尔,为自己夜间思维之衰落感到滑稽,竟至于称一天马行空之法为妙。哂罢,她闭上双眼,静气凝神,徜徉在织品的温存中。

翌晚,菲利丝忿然睁着翡绿色的眼睛,试图找寻昨夜意外入梦的缘由。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4.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