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至猫处

2022/11/02

此猫的连续性由对终结的向往构成;也可认为此猫正是依此存活。


“请你来我这里居住。此地风景优美,众猫云集。”

小猫认真地回答我。“我赞同你的提议,我即将前往你的地区居住。”

小猫很快来到我的地区。我出于对小猫的热爱前去迎接他。我见到小猫,他除了满身猫毛什么也没有带来。这使我成倍地意识到,小猫是多么的崇高!

小猫使用猫毛附着的猫爪推开我住处的大门。自此小猫在我的地方住下了。

小猫在我的地方住下了之后,对我的生存没有构成较大的影响。大多数时候,我看到小猫(和他的猫毛)静止在室内某处。大多数时候中的某些时候,有烈日照射小猫。

我对小猫惊呼:“小猫呀,烈日!”

小猫听到我的警示,这样说道。“是呀,烈日!”

烈日照在小猫上,使我心生敬畏。对我这样的猫来说,我并没有像小猫那样享受过烈日。甚至直到现在,我还颇有偏见地将其称呼为“烈日”。我可能永远也达不到小猫的境界了。

在一个没有烈日的场合,我对小猫的猫毛产生了突发的兴趣。我询问小猫:“小猫,我可以抚摸你的猫毛吗?”

小猫立即将自己的猫毛呈现在我的眼前,同意我抚摸这些伟大的猫毛。

我受到猫毛感召,对小猫说:“小猫呀,猫毛!”

小猫这样回答我。“是呀,猫毛!”

那天我沉浸于抚摸小猫的猫毛。猫毛成簇成团,摸起来柔软。虽然我也是一条猫,但我既没有小猫这样小,也没有他这样好的猫毛。还有则是,我一般用舌头去舔我的猫毛,而不用猫爪去摸。对一条猫来说,抚摸猫毛一定算得上一种不可多得的体验。

小猫在我的住处生活,被许多其他小猫知道了。他们对小猫充满好奇,如同对任何一位新来的小猫一样。某日,他们前来拜访小猫。

他们说,“你好,小猫。”

小猫说,“你们好,小猫们。”

众猫以排列组合方式互相问候。不久小猫和我说起这些猫来:“真好呀,这里众猫云集。”

他接着说:“这些猫非常友好,猫毛也很软和。”

提起猫毛,我又开始夸赞小猫的猫毛。小猫就此谦虚地指出,所有猫都有着美好的猫毛。更美好的是,随着时间的经过,猫毛总是会源源不断地生长出来。

我被小猫的光辉深深地感动了。我感慨道:“真好呀,猫毛!”

小猫在我的住处已经很久了。

在另一个没有烈日的场合,我从无猫的梦境中惊醒。我感到有猫毛在我身边摩挲,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小猫伫立在我的旁边。小猫见到我醒来,小猫说:“哎呀。”

我问小猫。“哎呀。发生了什么?”

小猫回答我。“哎呀。我要走了。我要离开这里了。”

我感到无措,我不希望这事发生。我对小猫说:“不要走,小猫。”

小猫不同意我的观点。

小猫还是走了。小猫离开的时候,将满身的猫毛一并带走。

我的住处失去了这些猫毛,光线黯淡下来。我感到难以在其中居住。

我走出我的居所,来到外面的地貌上。我向着随机方向位移,并在某处停止。前方,小猫的猫毛在熠熠生辉。

我对小猫说。“小猫,小猫…”

小猫立在原地,不知所措。猫毛在微风中翕动。

我面对小猫,拿出小刀,把小猫杀死了。

小猫对我说。“我真不小心,被杀了。”

小猫两腿一伸,没气儿了。我抱着小猫和他的猫毛,向我的住处奔去。小猫的身体逐渐变重了,僵硬了,凉透了,猫毛也不再发光了。猫毛胡乱地纠缠在一起。

烈日自云层中现出。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4.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