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猫无处不在

当我反思时我终于面朝自己。
海拔两千米的地点竟然没有猫咪。
上坡路的尽头永远大门紧闭。
从这一刻起,从每一刻起。

呼吸,消耗,物质能量交换。
生存环境随时间流逝往往更为悲惨。
瞠目于人造光源意识逐渐消散。
世界开始旋转,大脑自动溃烂。

我不存在。
我无处不在。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4.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