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神的绝罚
绝罚(Excommunicatio)是一种发生在宗教内的惩罚行为,意指该宗教的信徒因触犯某些不被允许的行为而被该宗教断绝关系。
现在该词主要被天主教所使用,是天主教所有惩罚中最严厉的一种。据天主教教义,被绝罚之人将与教会隔离,没有教会所予之救赎。
1076年,教皇格里高利七世宣布对神圣罗马帝国皇帝亨利四世处以绝罚。亨利四世只得直面现状,乞求格列高利七世给予谅解。
时值寒冬腊月,亨利脱下皇袍,身披麻衣,蓬头赤足地站在城堡外面的雪地中。他用这样的着装和行为,无声地向格列高利进行忏悔,以祈求教皇的宽恕。
如此一共历经三日。第四日才得教皇宽恕。

“由于长期影响多猫世界的和谐且不知悔改,给予小猫‘逐出多猫世界’的处理,他将受到绝罚,与猫神断绝联系,无权享用猫神的圣餐。”

在多猫世界中的小猫们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听到过“绝罚”这个词了。猫神通常是宽恕、温和的,无论是什么错误,若是进行彻底的悔过,便能得到猫神的宽恕。小猫的脑海中听到这个词的瞬间,他眼中的视野迅速收窄,本来不分上下左右,无垠宽阔的多猫世界瞬间变得逼仄昏暗。空间弯曲、挤压,转眼间他周围就变成了一圈围绕着他的阶梯看台,上面坐满其他的小猫,都在窸窸窣窣地议论着看台中间的他。在多猫世界,猫神通过看不见摸不着的细丝与各位小猫建立心灵上的联系,而小猫之间也可以建立心灵上的联系。所以小猫们开口议论,是为了营造气氛,使他感到绝对的羞耻。而早在听到“绝罚”这个词的时刻,小猫便早已清醒过来,察觉到自己犯了多大的错误。在惊吓和失神中,他没能留下任何审判过程的印象,只知道它将被带到多猫世界的地狱。
在恢复清醒后,小猫发现自己躺在一座拱桥上。他起身摸一摸自己的额头,发现脑中与猫神和其他小猫联系着的游丝全部已经消失,这证明着他与小猫世界的联系已经完全斩断,这使得他又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又躺了下去。许久,他缓缓地站起来,看到落日的余晖正洒在河面上。河两侧都是不高的楼房,灰黑,不高,但是高低错落,延伸到目力不及的地方。近的楼房稍显更黑,远处的由于雾霭,更浅。城市延伸到哪里,小猫已经来不及思考了。现在他的身体已经充斥着人类的欲望:饥饿。
在附近的酒吧找到一份便宜工作,小猫开始观察这个世界。作为酒保,他可以观察形形色色的人。不知多少天过后,他发现:很显然,这个世界很真实;很显然,这个世界里面的人都很空洞,没有灵魂。这个世界中,分为大概两类人,“下等人”每日进行劳动强度极大的工作,为生计发愁,赚取微薄的生活费,他们的生活只有工作。“上等人”虽然看起来体面,但他们在职场中勾心斗角,互相拆台。这里的商斗烈度极大,可以演化成大规模暗杀、火拼。即使对于枕边人,“上等人”们也不敢敞开自己的胸怀,时刻担心着对方分割自己的财产,只有在相对能言善辩的小猫面前,才会稍稍敞开心扉。小猫明白了,这两类人一类在受身体上的酷刑,一类在受心理的酷刑。小猫还发现,这个地方没有宗教,亦没有信仰,但不代表这里的人不愚昧。
由于小猫的口才和能言善辩对于这里没有灵魂的人是降维打击,小猫的工作反而并不太艰苦,但无意义,这对他是最大的痛苦。
一天小猫正在擦拭着古老的酒瓶,见瓶底有被刮花,细看原来是一串文字:“猫粮是猫神的圣体,磷脂双分子层是猫神的圣血,和解的铃铛是猫神的信物。必以虔诚食之饮之手摇之。
小猫请了半天假,飞奔出店,买了针管试剂抽出自己的血,离心出红细胞沉淀物,用溶剂溶解之,一管磷脂双分子层制备完成了。买了猫粮,还买了铃铛。到楼顶上,周围仍然是弥漫着雾霭。小猫把猫粮装到盘子里,席地而坐,喝了磷脂双分子层,吃着猫粮摇着铃铛。
磷脂双分子层真的很难喝,很刺鼻。他想着,视野渐渐模糊。

Good end:
一股暖意从额头扩散,他感到猫神和其他多猫的心灵正重新链接。猫神始终无言,但他知道他已经被猫神宽恕。他回到了没有上下左右的多猫世界,脖子戴着铃铛,手上端着饼干和红酒。在与猫神和其他小猫的交流中,他感到了安宁。

Bad end:

能溶解细胞膜的当然是有毒有机物,他的胃部翻江倒海反应剧烈,但他始终忍住没有把剧毒的溶剂吐出来。终于,他因中毒而咽了气。如果这时有一个旁观者,一定会以为他是suicide。他的身体和猫粮被野猫分食,只剩下了白骨。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4.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