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价之猫

小猫注:庆祝wikidot复活,写小猫(


小猫:我出发了。

众猫:伟大的小猫哟,你就要这样离开我们了。
众猫:伟大的小猫哟,我衷心祝愿你半路失踪。
众猫:伟大的小猫哟,他们将在心中向你告别。

小猫:不必为我担心,我亲爱的猫们。
小猫:就当作我已然消失,一根猫毛也不剩下。
小猫:不必为我担心,我一定不会怀念你们,我亲爱的猫们。

众猫:那就好,太好了,太好了。伟大的小猫啊,请你务必这样做。
众猫:伟大的小猫啊,你的猫毛全部消失,一根也不剩下。

(小猫的猫毛真的一根也没有剩下。猫毛因饱蘸水分而失去了它原本毛茸茸的猫性。)
(小猫乘坐洋流出发了。)
(小猫感到他的旅程有一点辛苦,因为他时常遭受大风的袭击。)
(小猫想,或许一开始就应该乘坐季风出行,以避免遭到自然力量的惩戒。)
(而且这样不会弄湿猫毛。)

众猫:千万别再见了,我的小猫啊。


小猫:这里有点不一样。

(小猫到达目的地,发出了以上的感慨。)
(小猫的逃避倾向在此展现得淋漓尽致:他假装不知道引起异样的原因,并调动起感官去间接观测。)
(他告诉他的感官一定要告诉他原因不重要。)

小猫:你们好,我亲爱的猫们。
小猫:我来到这里了,我亲爱的猫们。

众猫:你来了,伟大的小猫哟,你竟然来了。
众猫:你来了,伟大的小猫哟,我怎么也不会想到有生之年竟能等到这一天的来临。
众猫:你的猫毛油光水滑,我亲爱的小猫,我很敬爱你的猫毛。

小猫:猫毛是值得尊敬的,这很好。

众猫:小猫说得对。
众猫:小猫是我们的先知。
众猫:让我们将小猫的言论奉为圭臬,刻在每一处垂直于地平面的面积上。

小猫:尽管如此,我没有料到我会遭到这样特殊的待遇。

众猫:伟大的小猫哟,请把这一切当作猫神的旨意,这样你便不会迷茫。
众猫:伟大的小猫哟,请允许我代表众猫邀请你参观我们的猫神殿。

小猫:这可真是文明!
小猫:这可真是神圣!我几乎能在此处看到猫神显灵之符号。

(猫神殿宏伟辉煌,无有实体。据众猫所称,猫神不时前来散步。)
(据众猫所称,猫神的猫毛油光水滑,具有丰富的猫性。)

众猫:说起我们的猫神,祂的猫毛油光水滑,简直和你一样伟大。

小猫:哇,猫神!再跟我说说猫神的事。

众猫:伟大的猫神因其伟大的被毛,总是对美好的猫毛充满了向往。
众猫:你的猫毛油光水滑,定能得到猫神的认可与喜爱。

小猫:听起来很不错。
小猫:可是我实在不愿意失去我的猫毛来换取猫神的认可与喜爱。

众猫:这是可以理解的。
众猫:但如果我是你,我一定会第一个献出我和我的猫毛。
众猫:是啊,伟大的小猫们正是凭借着他的猫毛才显得更加伟大。

(小猫挠了挠脑壳,猫毛柔软且油光水滑。脑壳上的猫毛与猫爪上短短的猫毛互相摩擦,产生了大量猫量。)
(他感到包裹其外的猫毛开始扭曲、收缩,如若放任不管恐怕将会侵占他的内部。)
(他忽然发现他的猫毛已不再是猫毛,猫也不再是猫。)

小猫:请不要再说了,我并不是什么非常伟大的小猫。

众猫:你误会了,我们并不是要让你这样伟大的小猫做出什么不伟大的事来。
众猫:实际上这整个过程充满了神圣与尊严,以及一切与伟大沾边的概念。
众猫:再好好考虑下吧,伟大的小猫啊。


小猫:我出发了。

众猫:伟大的小猫哟,我会永远怀念你的猫毛。
众猫:伟大的小猫哟,你的猫毛总是熠熠生辉。
众猫:伟大的小猫哟,他们多么仰慕你的猫毛。

小猫:众猫啊,我将要离开了。

(只有小猫听到了以上的叫声。)
(他喜欢这种感觉,仿佛只是说给自己听。)
(这是因为小猫身在高处,为众猫所仰视,与众猫有间距。)
(小猫身在高处,将要乘坐冷而干的西北季风出发。这种交通方式对猫毛是很好的。)

小猫:小猫啊,我将要离开了。

(季风将猫毛托起,使猫毛飘摇。)
(季风将小猫托起,使小猫位移,位移缓慢而广阔。)
(没过多久,风停了,小猫摔死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4.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