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小猫

2022/08/20

众猫背向而行。


我看到我闯入了我的居所,并立马用闪闪发光的大宝剑把我捅了个对穿。

这一切发生得那么突然,使我措不及防,只能倒在地上嗷嗷大叫。杀了我之后,我并没有离开,反而穿着外面的鞋在我光滑的瓷砖和地板上走来走去,看得我浑身难受。我心想我虽然遭到刺杀,却还没有死。既然还没有死,那么便还有发声的可能。我于是全力高呼:“给我滚出去!”

然而我非但没有滚出去,反而又折返回来把我的猫也全都捅死了。我的猫很多,但他刺入猫的动作更多一些。众猫甚至没来得及发出一些凄凉的喵喵叫声,就被迫成为了沾满血腥的生肉与毛皮混合物。很快我所有的猫都死透了。我感到自己差不多也该断气儿了,但我好像一开始就没打算让我死,不如说更像是想要限制我的行动免得妨碍我杀猫。在我捅死了我的所有猫之后,我终于有要说些什么的意思了。我说:“跟我走吧!”

“我不能走,我需要猫和猫和猫。”

“看吧,猫全都死光了。既然留在这里也不会有猫了,何不赶紧跟我离开呢?”

我说的没错。众猫横尸面前,使我触目惊心。再过一段时间,猫尸便会腐败,蛆会在上面蛄蛹,苍蝇会在边上盘旋。再再过一段时间,众猫会被分解,猫毛会被降解,我会被消解。尽管不愿承认,对现在的我来说,似乎没有比离开此地更不那么差的选择。

可是我也有我的苦衷。当我不得不跨越小猫的尸体、穿过大门离开的那一刻,我将要面对的是崭新的无猫环境。我将要面对的是群居,是社交,是从早八上课上到天黑,是挂科补考重修,是被人看不起,是腾讯会议,是吃食堂还得排队,是新冠,是官僚作风,是几千字的论文,是烈日,是学他妈的地理还他妈的学不会,是失业,是下十几个流氓app,是联欢活动,是二战三战四战,是找不到快递,是海拔,是体测,是青年大学习,是背地捅人刀子,背地捅人刀子还不如留在这被我自个捅。

我畏惧了,两腿一伸把自己吓死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4.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