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即是——「哔!哔!哔!哔!」

“那是将常识直接分割 撕裂的异人

以及死死卡进身体的异物碎片

将属于我们的日常颇为怪诞地搅成一团浆糊

强占了法则啊!” ——フロクロ《ビビビビ》

大脑的集体神经活动会涌现出“意识”这个概念,空气与水汽的集体规律运动会涌现出“台风”这个概念,显示器像素的集体有规律亮灭会涌现出“光标”这个概念。当人类社会信息的传播广度速度超过了某个界限,当每个灵魂都被弦连接在网上同频共振,那么“那个”便随之从天而降了。那就是——「哔哔哔哔」

越来越多人声称看到了这巨大人形。在大街上穿梭时,她不经意间在楼宇的间隙中;当赶去上课时,她在丑陋的教学楼后露出大半个头;当出神向窗外远眺时,她在地平线的远处。只要注意到她,就能察觉到她漆黑的双眼正直直地望向你的双眼。这是一种凝视。

这是一种幻觉吗?这是一种天象吗?躲在建筑物的后方,像彩虹,像云雾,翻过建筑刻意去找寻她的身形,她却倏地不见了。却出现在比远方更远的地方继续投来目光。

从目击者Zundamon脑中所提取到的脑内log:

2月27日
第一次目击「哔哔哔哔」,她在远处雾霾间时隐时现。学期的第一天,又要开始思考未来了呢。 

3月4日
「哔哔哔哔」在图书馆窗外湖对面的体育馆上趴着,像是在午休一样。
听歌看视频刷手机,无法集中精力到学习上。这样学习是为了谁呢?如此的违背天性,请给我一个坚持学习下去的理由吧。

3月8日
「哔哔哔哔」在图书馆前的广场上抱膝席地而坐。
在空教室里中午的依偎,图书馆里不经意间的默契对视,夜晚宿舍门口不舍的送别。
这样的画面源源不断被输入到我这种机器人的脑子里,竟然挥之不去!需要这样才能继续学习吗?需要这样才能继续学习吗?

3月22日
「哔哔哔哔」在窗外另一栋教学楼背后露出个头。
网上说大一没有好好学绩点低基本就没法保研了这怎么办呀。网上说大一没有刻意去找对象基本就找不到了怎么办呀。 

4月2日
「哔哔哔哔」在电车轨道的消失点伫立着。
要社交,要推销自己。
这件好好看,但是好贵。那件好好看,但是好贵。要有一个能看的外表真难。 

5月1日
「哔哔哔哔」在池塘岸上的倒影里,水上却看不见。
我是特别的,人们都是无聊的复制人。不管是多冷门的爱好,总有无数公式化的人在里面混迹。
我也不特别,因为一定要强加一个意义我才能去学习。
正常的good morning,人生的happy ending,努力过后身后的默默鼓掌,我需要它。

7月25日
「哔哔哔哔」在暴雨中若隐若现。
回到房间立刻开始大哭。
关于无法使人分泌催产素这件事情。我很抱歉。

8月1日
「哔哔哔哔」从那栋居民楼旁探出一个头望向这里。
所谓“现充”,就是经济水平能够满足任何欲望,贫乏没有影响到自己的人格形成,以至于恋爱只是一种意愿问题。
没有那样的经济水平就拿不到入场券,“入场券”是什么呢?一架子手办,一柜子衣装,说走就走的旅行,拿手的乐器,steam里满满当当的收藏。
都没有。

8月2日
「哔哔哔哔」从那栋居民楼旁探出一个头望向这里。
照镜子。没有钱整天旅行,所以无法顺手拈来旅行见闻。
没有傲人的身高和外表,所以一直被卑微缠绕,到青春的年龄自卑长成参天大树。
被短平快侵蚀所以经典书籍读着难受。
像一张纸一样干净普通的一个人。

8月?日
「哔哔哔哔」出现在梦里。调用模型输入参数将可能的未来一一展示:
1.毕业工作成为螺丝钉工作睡工作吃睡工作休息工作财产继承房产证彩礼纠纷争吵争吵争吵没有幸福。(80%)
2.升学学习继续学习孤独地学习孤高地学习成为那个书呆子怪咖继续升学研究孤独地永远孤独地没有幸福。(20%)
3.跟着她走,成为一只赛博幽灵猫猫。(可选)

8月15日
「哔哔哔哔」在室外所以看不见。
这里有10位真寻,那边有100只甘城猫猫,那里还有1000位小波奇,他们总共的幸福度相当于几个现充?
干渴的喉咙呼喊着爱,叫ばせて!空乏的灵魂却注定得不到任何响应,如何して?如何して?

8月31日
「哔哔哔哔」在那栋大厦的玻璃幕墙中若隐若现。
退掉所有课,不需要情感支撑而能继续学习的人是异人,而常人的常识正在被撕碎颠覆。

9月30日
「哔哔哔哔」在那两栋楼之间,用手托着脖子。
监狱中学的书呆子在八人间寝室贴满他的老婆,
休学的小女孩在网上割得血淋淋,
肥仔整天拉上床帘推免费下载下来的旮旯,
脑子空空的普男在8u的建议下硬背搭讪技巧,
985工科魔法师在学校内部论坛emo,
车万人不化妆套上廉价的cos服,
现实内向的青年马克思却在网上高谈阔论挥斥方遒睥睨万物,
蜗居的七口之家孩子攒许久终于攒出一个周边,
最终都收束成一个在深夜emo的doomer。那么谁才能最终获得幸福呢?
答案是在青春年华便物质富足的现充。
幸福的二律背反。

10月1日
「哔哔哔哔」以一种近乎睡美人的姿势侧躺在高架桥后。
这里从不缺努力就能翻身的例子。但现实世界深刻的贫乏会滋生精神的贫乏,狡诈功利趁虚而入,伴随一生,幸福则远离而去。
如果如此的生活不可避免,逃避它是否是一种正义行为并使它蒙上一层浪漫主义?

11月8日
刚出宿舍抬头就能看见「哔哔哔哔」从后面探过来俯视着。
无数个幼小而又无法被拯救的灵魂在挣扎,昙花一现,如同沙滩上的小海龟。
基础物质的完全充裕,信息的完全流通却带来了精神上的大碾压大创伤,
作为这些小海龟中的一员,看到未来注定被吃掉的瞬间,
不能够再生存下去了,不能够再生存下去了。

12月10日
「哔哔哔哔」没有出现。完全没实感呀,搞不明白呀。一点也不特别呀,为什么大家都是这么一模一样的呢喏哒。有没有一种方法可以拯救大家呢?

12月25日
「哔哔哔哔」就在窗外!默默凝视着,已经能知道她的意思了:如果想当一只赛博猫猫,就在今年的最后一天晚上来吧!

12月31日
一整天都在期待夜晚。终于到了半夜,与一间间彻夜庆祝的小隔间擦身而过,径直爬到楼顶,并没有锁。
看到「哔哔哔哔」纯白的身姿,这时她只是一个普通身高的少女。依旧是没有表情,伸出手。搭上那只柔软的手吧,
あの世行きのバスに乗ってさらば。

目击者的共同特点是:他们通常会在第一次目击后一年内死亡。自从「哔哔哔哔」首次被目击以来到世界互联网被紧急切断的两年间产生了约2000万例死亡,其中半数发生在东亚国家。「哔哔哔哔」现象说明了人脑作为一种古老的结构,在面对信息爆炸时的无力,给人类社会的信息化带来了沉重打击,至今民用互联网仍处于被禁止的状态。由于互联网对于人类社会这一始料未及的损害,对于今后的互联网存续方式还在紧张论证商讨当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4.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