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星领航员》卷一 No.4 太阳雨

 1

  

————

  前略——

  现在时序正式进入了秋天。

  ARIA对着的海面上,有座以红叶闻名的小岛,今天我和艾莉西亚打算去那里散步。

  我居住的城市——新威尼斯,是水星上少有的多岛海。它上面散布着大小不一的岛屿。

  当人们从地球移入水星时,岛屿以出生国别被分割。人们在各自的岛上建造了各国文化村。

————

  “唔哇——”

  灯里被眼前的光景惊呆了——像斗笠一般隆起层峦叠翠的山峰,入港的沙滩上连着鹅卵石砌成的凸台,巨大的朱红色鸟居立在岛头;让灯里震惊的不只是这像富士山一般的景象,而且这座岛平常从ARIA公司望去不过是一个渺小的黑点,没想到驾船驶近后,却是如此气派的景象。

  “没想到之前在窗口看到的小圆点这么大啊。”

  “当然,实际上ARIA的海面连着很多小岛呢,这儿是灯里你第一次来吧。”

  在客席上抱着亚里亚社长的艾莉西亚说道。

  难得的假日。灯里、艾莉西亚和亚里亚社长一行人打算去一处绿地欣赏秋景。

  原本灯里希望能穿着便服出门,结果被艾莉西亚以“要划船就得戴上领航员的标志”为由给拒绝了。因为以往外出都是穿的领航员服饰,所以灯里想看艾莉西亚的便服姿态,结果小算盘落空了。

  把船停泊锁好后,灯里一行人来到了朱红色鸟居面前。这座鸟居两旁矗立着两座狐狸石像,后面重叠着许许多多的鸟居,它们随着景观大道弯曲绵延到视野的消失点,眺望过去就像一袭红色的丝绸。

  “好多高大的鸟居哦!”

  看得眼花缭乱的灯里一时间只能组织出这样的感叹,早知道就多看点书了!

  “据说这座岛是日本的文化村呢。”

  拿着一本小册子的艾莉西亚说道,因为新威尼斯是属于意大利的西方文化,所以东方文化确实很少见呢。

  “好棒啊……我只有在以前的影片里看过这种鸟居神社!”

  地球上的神社、古迹基本都被拆除了,转而在博物馆里以全息投影的形式呈现。

  灯里兴趣盎然地在鸟居的柱子下转转悠悠来回看了好久,但是最引人注目的还是两座狐狸石像。狐狸石像的头异常的小,看上去不像是狐狸,而像一位端坐着的人。它口里衔着一个曲框状的法杖,有些诡异。

  似狐非狐,似人非人……这让灯里想起马可波罗广场的双翼狮。

  “艾莉西亚前辈,请问这座石像是什么啊?”

  “啊,那是狐仙,是这座神社的守护神啊。”

  “这样啊……”

  好特别的脸……灯里心想。

  就像回应灯里的心里话一般,狐狸石像的眼睛似乎向着她瞧了瞧。

  错觉吧。

  虽然这样安慰自己,但是灯里还是觉得特别诡异。


  2

  “来坐吧……小姐们。”

  巨大的鸟居似乎是这座岛的大门,在无数鸟居组成的景观道前,有一家茶楼。

  茶楼的第一层的店面一位老婆婆在看店,正招呼着灯里她们。

  茶楼外有一张铺着浅驼色日式雕花毯子的长椅,椅旁插着刺绣淡粉色水墨梅花的油纸伞遮阳,风雅十足。

  “哎呀,书上说这家店有卖十分好吃的豆皮寿司哦。”

  翻看着小册子的艾莉西亚说道,看来她那本书应该是导游书。

  “豆皮寿司!”灯里很喜欢吃日式的寿司。

  “难得有机会,不如买回去点吧。”

  “好。”

  茶楼前。

  “请给我十个豆皮寿司,外带。”

  “谢谢惠顾——”

  灯里接下了用油纸抱成四方格的豆皮寿司。

  店面的老婆婆眉心两边画着墨水般的倒勾玉,穿着一袭白袍,戴着刺绣细密花纹的头饰。

  如果灯里没记错的话,这样装饰在神社的人叫作巫女。虽然想直接向这位老人询问,但是不知传统的灯里又觉得可能会失礼。

  当然这个困惑的小念头已经被散发清香的豆皮寿司勾走了。

  “两位小姐是来赏枫散步的吗。”

  “是的。”

  一旁的艾莉西亚代替正在兴奋看着豆皮寿司的灯里回答。

  “在这么舒服的好天气里,或许会遇到狐仙哦。”

  老婆婆平静地说道。

  “咦?遇得到吗?”

  “哎呀,哎呀。”

  少女们两种截然不同的反应。

  “这边的狐仙很淘气,有时候会出现在人间。”

  “这样啊……我好想见见狐仙大人啊。”

  “哎呀,哎呀。”

  灯里理所当然地好奇神明大人的长相,但是相对地,艾莉西亚却有点天然呆。

  “可是,请小姐们小心,狐仙偶尔会把人类也一起带走。”

  “诶?”

  “人类的世界和神明的世界不同,不可以被带走。否则,就永远无法回到这个世界了。”

  永远无法回到这个世界?

  “您又再开玩笑了。”

  艾莉西亚打趣地说道,老人也只是轻轻一笑。

  “你们就好好欣赏枫叶吧。”

  “好的。走吧,灯里。”

  “喔……好。”

  看来灯里还是没从那番话回过神来,总感觉心里毛毛的。

  “话说……亚里亚社长呢?”

  原本趴在灯里身边的亚里亚社长不知怎地跑到长椅那边去了。

  “亚里亚社长,怎么了?”

  “呶——”

  亚里亚社长正与一位坐在油纸伞下戴着面具的小孩对望着,听到灯里的呼唤才跑了过来。

  这个小孩是谁啊,之前在那儿吗?

  在亚里亚社长跑过去的时候,小孩并没有望向灯里他们,所以灯里也看不清他的面具是什么样的。

  总感觉亚里亚社长好像在跟那个小孩对话,可是就算蓝眼猫很聪明,又怎么会说话呢?

  灯里看向脚边的亚里亚社长——结果后者只是默默地望着她。

  “灯里,出发吧。”

  走在前方的艾莉西亚催促道。


  3

  “哇喔喔——全都是鲜红色的!”

  “哎呀呀,好像世界中了鲜红色的魔法呢。”

  两旁枫树林飘零的落叶,零星散落在景观大道上,像是泼洒了流动的橘黄色染料。层层叠叠的朱红色鸟居把正午的落日分割开来,有棱有角的正午暖阳从鸟居的间隙里射下,像是从天堂落下的光之阶梯。

  “好壮观……好漂亮……”

  视野里全是朱红、橘黄和金黄的暖色调,加上一模一样的枫树和鸟居重复排列成一条线延展到了尽头。

  走在石板组成的观景道上的灯里,向后望去是朱红色鸟居和枫叶簇,再向前望去又是一样的景色。霎时,灯里感觉失去了前后的判断,一种亦真亦幻的眩晕感扑面而来。

  我们已经走了那么远了吗?现在正是向前走还是向后走呢?

  “总感觉美的令人有些害怕。”

  灯里不自觉地嘀咕道。

  “灯里,灯里。”

  “诶?”

  身后艾莉西亚的声音传了过来,之前前辈不是走在自己前面的吗?

  “走右边吧,我们一起。”

  “呶。”

  原来灯里擅自走到了岔路口的左边,话说刚开始路的尽头不是一条直线直到消失吗,这个岔路是怎么出现的呢?难道之前所见其实是后面?

  “别迷路了哦,来。”

  见灯里像迷路的小猫一般困惑地东张西望,艾莉西亚微笑着伸出右手。

  “……啊,对不起。”

  自己还没反应过来,艾莉西亚就牵起了自己的手。

  手心的温暖传了过来,有依靠的触感顿时增加了灯里的底气。

  她们继续漫步在这个犹如魔法世界的枫叶小道上。

  嘻嘻嘻——

  诶?耳边传来一阵小孩的笑声。

  “怎么啦?灯里。”

  前面牵着灯里的艾莉西亚问道。

  “刚刚好像有人的声音……”

  “咦?有吗?”

  艾莉西亚一脸疑惑地说道。应该是自己听错了吧,灯里心想。

  “呶!”

  亚里亚社长叫了一声,因为滴落的雨点正在渐渐密集。

  灯里向着充斥阳光的碧空看去,一朵乌云都没见着,反而被阳光逼退了视线。

  “哎呀,真难得,是太阳雨哦。”

  “出太阳却下雨?”

  灯里一脸疑惑。

  “对了,地球的天气完全由机械自动控制,所以你还是第一次见太阳雨。”

  “对……但是真漂亮呢。”

  下雨的时候总是灰蒙蒙的一片,让人不禁觉得想哭。但是在一片灿烂阳光中落下的雨滴,仿佛闪烁着光的水晶,感觉不那么阴霾了。

  “真是不可思议。”

  “对了,我记得以前太阳雨还有个美丽的别名。”

  ……漫长的沉默。

  沉默之中,雨势却愈演愈烈。

  “咦,是什么来着?”

  “艾莉西亚前辈,我看先去避雨吧!”

  “好吧,先去躲雨吧。”

  艾莉西亚一手遮着雨,另一只手还不忘牵着灯里。


  4

  一路小跑的灯里,因为愈演愈烈的骤雨不得不变成狂奔。

  所幸视野中看到一处供奉着神明的小凉亭,这才跑到亭下,扶着膝盖喘息。

  “哈……哈……艾莉西亚前辈,在这儿躲一会儿雨吧。咦?”

  身后拉着什么的手,空无一物。

  “艾莉西亚?”

  灯里向外四处张望,只有坠落的雨幕。

  “奇怪,我明明有牵着她的手啊。好在亚里亚社长你还在。”

  “呶!”

  听懂了这番话的亚里亚社长回应道,因为它一直都跟在灯里的身后。

  算了,等雨停下来吧。

  暂时没什么其他可做的,灯里转头看向凉亭里供奉的神像。

  两座跟之前巨大鸟居一样的小狐仙像立在中间大神像的两边,中间的大石像也是一位狐仙,只不过是正坐在巨大凸台上的狐仙,它怒目圆睁,嘴里衔着一枚散发出绿色的宝珠;供奉台上插着参差不齐的蜡烛,蜡烛染着摇曳的火光,看上去有些渗人。

  “……”

  灯里看着那个巨大的狐仙像的眼睛,感觉它也正盯着自己。

  又来了,别自己吓自己嘛,灯里心想。

  “呶。”

  亚里亚社长出声拉回了灯里的思绪,原来是雨势变小了许多。

  “亚里亚社长,雨变小了许多,我们去找艾莉西亚吧?”

  “呶!”

  肯定的答复,大概。

  灯里和亚里亚社长走远的时候,一个戴着狐仙面具的小孩才从狐仙石像后面探出身子来。


  5

  灯里好不容易找到鸟居叠成的景观大道的时候,发现往回走的路居然通向山下,石板路也变成了向下蜿蜒曲折延伸的石梯。

  原来自己一慌张就跑上山了,艾莉西亚也下去了吗?

  无论如何也只有这一条路走了呢。

  下楼梯的时候,右边的高台上有许多装着日式拉门的佛龛,里面供着动作不一的狐仙石像,石灯笼也渐渐多了起来,但是并没有灯泡在里面。

  继续往下走的时候,右边有许多小型鸟居,鸟居里面有围着咒符的原石。特别多的蜡烛,它们无处不在——在高台上、楼梯旁、石像旁、石灯笼里、甚至佛龛里都是无数滴着蜡油的蜡烛。一开始灯里还在心里数它们个数,但是实在是太多了,就放弃了。

  虽然摇曳的火光相比起烈日微不足道,但是无数的蜡烛加上石制高台,还是令四周环境有些阴森,因此蜡烛光显得格外显眼。

  雨滴打在蜡烛上,就像瞬间蒸发一般,丝毫没有影响到火烛。

  再往下走,走过高台组成的弯道后,枫叶大道的景观豁然开朗,又是跟之前一模一样的石板景观大道,只不过这条路一直都在笔直往下。灯里望向道路的尽头,除了枫叶林和鸟居看不清任何东西,四周的景色随着视野的推远,消失在了极点。

  这条路有终点吗?灯里感觉就像在逆流的水流中前行,一直在原地踏步。

  “亚里亚社长……这条路好像……会通往另一个世界呢?”

  身旁一直跟着灯里的亚里亚社长没有出声。

  “哎呀,我在胡说什么呀。我得清醒一点才行!”

  “呶!”

  灯里暗自给自己打气。

  嗒——嗒——

  踩着石板的脚步声。

  猛然回头,身后谁也没有。

  灯里明明感觉有人在身后。

  “是我多心了吧……”

  总之,先沿着这条路走吧。


  6

  嗒——嗒——嗒——嗒——

  因为只有灯里一个人,所以她的听觉特别清晰。

  每次灯里踏出一步后,远处总是会有脚步声。

  脚步声一直在不远的某处回荡。

  没错,不是我多心——

  灯里更加笃定了。

  有人从刚刚一直在跟着我?

  “这边的狐仙很淘气,有时候会出现在人间。”

  那位像巫女一样的老婆婆的话浮现在脑海。

  难道是……狐仙?

  叮铃——嗒——咚咚——嗒——叮铃——

  远处的脚步声逐渐变为嘈杂的声音,像是喧嚣的车水马龙一般。

  往前走吧。

  看着走在前面的亚里亚社长,灯里心里还是踏实不少。

  “啊咦!”

  脚尖被石板缝隙绊住,一下子跌倒在地上。

  地上很湿,而且铺着落下的枫叶,好像并没有受伤。

  前面的亚里亚社长停下来,蹲在地上静静等着灯里。

  淋着轻飘飘的细雨,灯里总觉得这种感觉似曾相识。

  那是她还在地球上时,面对一面面灰色的水泥高墙,迷路找不到回家方向的感觉。

  然后,下起了细雨。

  “亚里亚社长……”

  灯里觉得自己的双腿有些软,使不上劲。

  “呶?”

  亚里亚社长歪着脑袋。

  “我……有点害怕。”

  咚——叮铃——

  清晰的声音就在不远处传来,是风铃和小鼓的声音。

  一队戴着狐狸面具的人流,簇拥着一位戴着白色头纱的女性缓缓从鸟居下走来。带头的四位小童执着灯笼,后面的两位侍女端着闪烁着荧光的“酒”碗,一位两米左右高的男人撑着一把淡粉色水墨梅花的油纸伞为那位白纱少女避雨,少女的长裙裙摆拖到地上,被数不清的小童轻轻扶起,向后延伸到无限远的地方。灯里没办法看清他们的面容,因为他们都戴上了狐仙面具。

  “这是……”

  话音未落,那队幽幽前进的人群突然停下来,齐刷刷地盯着灯里。

  啪——

  啊?

  灯里的肩膀突然被拍了一下,吓了她一大跳。

  身后是之前亚里亚社长盯着看的孩子,他也戴着跟那队人一模一样的面具。

  此刻他向灯里伸出一只手。

  “……咦?”

  ——不能被带走,否则无法回到这个世界。

  老婆婆的话回荡在脑海里。

  怎怎怎……怎么办?

  虽然明知道不能伸出自己手,但是右手不自觉地动了起来。

  “呶!”

  “亚里亚社长?”

  蹲在一旁的亚里亚社长蹭了蹭灯里的左手——油纸包着的豆皮寿司。

  好吧,给!

  灯里把豆皮寿司放到了小孩伸出的右手上。

  “……”

  小孩凝视了一会儿手中的豆皮寿司,然后带着它跑到了白纱女人的队伍中间。

  停下来的队伍又重新缓缓前行,那位拿着豆皮寿司的小孩回过头朝灯里挥了挥手。

  大概是再见的意思吧。

  灯里也朝着那位小孩挥了挥手。

  忽然一大簇枫叶飘了过来,强风让灯里无法睁眼,等风散去的时候,他们都消失了。

  “啊,雨停了。”

  回过神来的灯里发现不仅雨停了,连身上的润渍都干了。


  7

  “你回来啦……这么慢。”

  “艾莉西亚!”

  灯里和亚里亚社长沿着前路前进,没过多久就回到了茶楼。艾莉西亚正坐在长椅上喝着热茶,那把油纸伞也立在那里。

  “我就知道在这里等,就会遇到你。”

  “哇哇哇——我,我遇到了……狐仙的队伍!”

  “哎呀,真的吗?”

  一旁在店面里的老婆婆打趣道。

  “是的,而且他还带走了我的豆皮寿司……”

  “因为自古以来,狐仙最爱吃的就是油炸豆腐啊。如果你真的遇到,或许是托我家的豆皮寿司的福哦。”

  诶……原来是这个样子啊,怪不得狐仙大人一直跟着我。

  “啊!对了!阿婆请再给我十个豆皮寿司!”

  “好的——谢谢惠顾。”

  艾莉西亚与灯里汇合之后,就打算乘船回去了。

  “哎呀,灯里,那不是你的豆皮寿司吗?”

  灯里的豆皮寿司静静地躺在巨大鸟居的石像上。

  “我想……可能狐仙大人只是想吃豆皮寿司吧。”

  “哎呀,哎呀,是吗?”

  灯里推开系绳,将桨浸在水中,准备出发了。

  即使是在海上,仍然有岛上的枫叶飘过来,秋天的气息真是无处不在。

  “对了,灯里,狐仙的队伍是什么样子的?”

  “非常美丽,还有头戴白纱的新娘。”

  “新娘?”

  “对,这是为什么呢……”

  “啊啊!我想起来了,太阳雨以前的别名。”

  “咦?是什么?”

  “嘿嘿——就叫‘狐仙迎妻’哦。”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4.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