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30

我完全明白了地球猫猫教的含义了

猫咪的密度是大的,和水的密度类似。地球那么大体积的猫猫们簇拥着我,对我施加了许多来自四面八方的压力(弹力的一种),使我无法呼吸。虽然他们都叫我猫神,但我在本质上也不过是一位小猫,也有着自己的实体和其上的神经。一位小猫快要被自己的信徒们挤扁,岂不是一种扭曲而屈辱的死因?

我从缺氧的恍惚中回过神来,只感到冷。猫们已离开了,去了我永远无法企及的远方。我又发现自己的小猫脖子上被杂乱地缠着一条花花绿绿、犹如部落酋长的围巾。就是这玩意儿差点置我于死地。

我将自己的小猫头放在一个形如课桌的平面上,热传导使我一阵激灵。但我难以清醒。面前的世界变得很慢而多猫了。我于是又轻飘飘地回到了猫咪簇拥的猫咪球球的中心。猫咪想必是感觉不到我的生命体征,慢慢地散开了。我隐约听到猫说:

“我们接下来找谁去当猫神呢?”

“这样下去的话,这里的猫是不够用的了。”

前一位猫听到这句话似是长叹一声,又道:“可是不献祭的话……”

我感到自己什么也没听到。但有一种超然的力量想要将我拖走。那是一种温柔的力量,柔软的触碰,轻声的低语,模糊的感知。这类猫的影响几乎使我哭泣。

正当我这么做的瞬间,又听到了另一种声音:“……小猫!不要哭!……猫,……”原来是我快死了,有人在哭泣。我又花了几秒钟才发现是我自己在哭泣。

什么,我快死了?

我拼死挣扎着逃离意识的温暖陷阱,但白费力气。我想到有人曾说过不能在寒冷中睡觉,否则会……会被抓去当猫神。

天哪!怎该如此!到头来我还是什么都没明白。

好冷。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4.0 License